• 2011-02-24

    沉默如有尽头

    从建设路到高新区,打车要花30元,如果坐公交再转地铁,只要四块钱,我给自己省了二十多。回来的时候地铁坐到骡马市,再打车花掉20元,算算还是省下十几块钱。数着钱过日子的时光就这么悄悄开始了,控制住打车的欲望,即使是在血崩不止的夜晚九点半。

    年后毫无购物欲,面对淘宝和商场上演无数内心戏,每件衣服都是收命的,每件内衣都能令我夹起iphone但却不能令我立刻脱掉外衣试上一试,于是每一次都是不如等下次。我想要那么多,为什么我不能给我。我之深处是不是还有一个我,甲说要要要,乙说不不不。好累哟。

    所有见闻在心中停留不到二十四小时,即使有些事情狠狠来,也抵不过往事狠狠地涌出重新占据大片位置,赶走新的心事。每天都是列车轰轰驶过平原般的轰动,之后是深夜的山岭一般沉默入迷,如此反复,没有例外。

    在内心深处止不住长吁短叹,惧怕被人听见。

  • 2011-01-11

    致命遗产

    这套书读到这儿以及幽巷谋杀案,真是够了!

  • 2011-01-11

    卑鄙的我

    动画还是高清的好!

  • 2011-01-11

    社交网络

    天才创造历史,庸众掌握世界。作为后者的一员,我觉得没什么好吐槽的。

  • 常识要是说的好,漂漂亮亮的音韵都能送人上西天,你听听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你听听你听听。你不是谁谁谁的前言序言后传旁白翻版等等等,你再听听。

    我冷到不愿意把手伸出来做任何事情,更加不愿意再做一些违心的事情,要抑郁,理直气壮的抑郁。我末端循环也不好,这不是个多大的事儿,但是我不高兴了,这就是个天大的事儿。谁也挡不住我不高兴,你要想一想,认真的想一想,我真的不是你以为中的那个样子。有时候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不想说话,有时候是因为我真的不高兴,不求人在我不高兴的时候逗我高兴,但愿人能在我不高兴的时候离我远一点。我不爱发飙,我只能内伤。可我他妈的不喜欢内伤。世道已经这么难。

    有一天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,

    那河里躺着一个我。